>>> 宇明首页| 新闻综合 | 正见新知 | 软件下载 | 影音美文 | 技术参考 | 论坛 |

*宇明旧版

闪画 雅乐 视频 九评三退 沧桑正道 其他热点 民主人权 万象大千 神传文化 软件下载

美文 笑谈 好书 秘闻内幕 天象人间 轮回漫谈 神奇预言 史前文明 科学新见 技术参考

热点新闻排行

我在历史上的一段轮回

这些人的前生曾经是动物

轮回故事:奇遇

[正见十年征稿]轮回纪实:

轮回漫谈:史书中大量记录

轮回纪实:相隔了三千年之

轮回纪实:“大清”国号的

女变男男变女 中国当今“

前世今生:惊动皇上的轮回

轮回纪实:人身难得

原来这漂亮小狗是来讨债的

探讨生命轮回系列:餐馆老

前世今生:出生便能说话的

轮回纪实:天上人间

探讨生命轮回系列:善待他

一个轮回转生冤缘相报的故

中纪委常务副书记李正亭的

《探索频道》播出的轮回事

轮回故事:张九钺的前世

轮回故事:和偶像团体的相

《灵魂存续者》:美军飞行

唐朝著名诗人白居易与特异

轮回转世是否可以选择?

探讨生命轮回系列:缘分促

说轮回 耳语惊雷

探讨生命轮回系列:叹人生

分子细胞与轮回

《生命多世》一书中的真实

杭明女士访谈:催眠疗法及

湖南省惊人报导 怀化坪阳

轮回故事:讨债

探讨生命轮回系列:催眠中

能记四世轮回的陈容永

探讨生命轮回系列: 人世间

民间传说:三世偿宿债 今

 
您的位置:主页>正见新知>轮回漫谈>列表

轮回故事:前世伤害成胎记,今生缘聚为一家

文章出处:正见网 发布时间:2019-05-03 作者:子娴 点击:

 
【宇明网】

在2014年,我和同修在一起,说到轮回的话题,同修说:“常人也有知道自己的轮回的,我女儿就梦到自己的轮回,醒来后给我们讲了。”同修就给我讲了她女儿的轮回故事。在那一世中,同修的女儿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丫鬟,叫玉儿,自杀而死,这一世在前世自杀的部位留下了一个胎记。

后来,我见到同修的女儿,她详细的对我讲了曾经的梦中所见。她说,前世的她是用一个三棱锥扎入自己的胸部死去的。同修的女儿还让我看了她胸部的胎记,那个胎记呈现出的就是三棱锥的横切面,非常清晰。

今年,我把这个轮回故事整理出来,与读者分享这个轮回故事。

玉儿的故事

这个故事发生在清朝末年,在天津城,有个铁狮子胡同,胡同里有个胡家大院,胡家曾经显赫一时,经营一个手工作坊,后来渐趋衰落。故事就从1905年的秋天讲起吧,胡家大院里掌家的是胡太太,45岁,精明能干,丈夫在十年前病故,胡太太打点着这个家。胡太太有时盘着头发,有时披着熨烫的波浪发,出门做事有自己的专车。她有三个儿子,大儿子胡海24岁,平庸无能;二儿子胡江22岁,办事干练;三儿子胡昌16岁,是个纨绔子弟,吃喝嫖赌,经常朝母亲要钱,是个败家子。

胡家佣人20多口,在丫环中,有个掌事的丫环玉儿,年方十六,漂亮聪慧,口齿伶俐,办事得体,深得胡太太喜欢。胡太太想让大儿子纳玉儿为妾,和玉儿说起,玉儿不肯,玉儿喜欢二少爷,二少爷有能力,长的英俊,有两房妻子,还没有孩子。玉儿说:“我想嫁给二少爷,希望太太成全。”胡太太想了想,答应了玉儿的请求。

玉儿欢天喜地的被二少爷纳为妾,那是1906年的夏天。但是婚后的生活却没有象玉儿想的那样美好,玉儿心气高、很刚强,心中渴望平等。但是她的的出身和地位注定了她在这个家中得不到认可。二少爷因为忙,也忽略她,二少爷在玉儿屋中休息时,两位夫人就象商量好了似的,经常轮流派丫环来找二少爷,二少爷就走,玉儿心里非常不高兴。两位夫人都看不起她,平日里说话一唱一和的,话语间对玉儿都暗含讥讽,玉儿的日子并不好过。结婚半年后,玉儿怀孕了,婆婆和丈夫都很高兴,希望玉儿生个儿子,结果玉儿生个女儿,胡太太就不太高兴,丈夫也不如原来热情,冷落了玉儿,玉儿很是伤心。

天津的冬季很冷,一次婆婆病了,就让玉儿去手工作坊办事,玉儿坐着婆婆的专车,去了胡记作坊。作坊里有很多佣工,加工各种铁器,玉儿看到佣工身上穿的单薄,冻得哆嗦的样子。玉儿知道婆婆苛刻,不给佣工做棉袄。玉儿可怜他们,回来后就偷偷的做了许多棉袄,然后趁婆婆外出,雇车送往作坊,发给工人,工人很感激,但是不敢穿,怕被胡太太知道连累玉儿,也怕丢了工作,玉儿一再劝说他们留下棉袄。二少爷的正妻李若秋知道了这件事,告诉了婆婆,胡太太震怒,叫来玉儿和二少爷,胡太太让玉儿跪下,斥责玉儿擅自做主,没有规矩,不会过日子,二少爷站在一边也不敢说话。胡太太吩咐儿子好好规矩玉儿。

胡太太走后,二少爷就埋怨玉儿,玉儿悲愤之下,说:“我这样做,还不是为了这个家,你们这样对我,很不公。”说完,就从旁边的一个工具筐中拿过一把三棱锥,对着自己的胸部,扎了进去,二少爷当时吓得一个踉跄,跪在玉儿旁边,哆哆嗦嗦的抱起玉儿,玉儿的眼中满是哀怨。她指着胸口,对丈夫说:“如果有来生,还是一夫一妻好。” 二少爷在慌张中点了一下头。玉儿死了,胡家没有声张,悄悄的把玉儿敛葬了,后来胡家佣工知道玉儿死了,悄悄一商量,一天之内,人走了一半。这一年是1909年的冬天,玉儿的女儿兰珠两岁了。

这就是同修女儿梦见的有关自己的轮回故事。她说:“这一世的婆婆就是上一世的婆婆,现在的丈夫就是上一世的丈夫。” 她还说,她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儿,她在梦中看见一个舞台,有一个跳舞的场景,舞台下面人很多,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顺着她讲的故事,我看到那是在一个舞台上,一个少女穿着大红裙子在翩翩起舞,少女皮肤白皙,高贵而又冷艳。我非常确切的告诉她,你见到的是你的女儿跳舞的场景。

借助宿命通功能,我看见了她的女儿兰珠的一生。我觉的兰珠的故事不但有传奇色彩,还涉及到转生的问题,真是轮回中还有轮回,这些轮回涉及到在前一世中人发的愿望,在这一世中实现的问题。为此,我特意把兰珠的故事写下来。

玉儿的女儿兰珠

玉儿自杀后,她的女儿兰珠交由大夫人李若秋照顾,李若秋在表面上对兰珠很好,背地里却很坏,她经常偷着掐兰珠,还不许她出声,兰珠的身上经常被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,对母亲的恐惧伴随着兰珠的童年。李若秋有一个喜好,就是非常喜欢看舞蹈,她带着兰珠去看,兰珠迷上了舞蹈,在夜晚兰珠就偷偷的练,很刻苦,她觉的舞蹈可以释放自己心中被压抑的东西。

兰珠在13岁时,在一次夏日午后,无意中听两个佣人说话,两人说起了二爷,说起了玉儿的死,说兰珠长的象玉儿等等。兰珠在那个午后听到了她不知道的家族中的隐私,听到了与自己密切相关的事情,兰珠一时受到了很大的震动。这些事情就象一道闪电,划开了兰珠懵懂的人生,兰珠在心里开始想象母亲的一生,莫名的把自己的心思都用在了揣摩母亲的情感上,对母亲,兰珠觉得那是一个遥远而又陌生的形像,心里却对她有着割舍不下的情愫。女佣阿福对兰珠很好,兰珠悄悄的向她问起母亲的事情,阿福很惊讶,她告诉兰珠,她母亲是个伶俐、刚性、美丽的女子,不适合做小,她说起了许多玉儿的事情,弥补了兰珠想象中的空白。

兰珠的心里有了变化,她用窥测的眼光打量着胡家的每一个人,包括佣人,她在捉摸他们是曾经如何对待母亲的,她尤其揣摩父亲对母亲的情感。反复揣摩的结果,兰珠得出的结论是:父亲不爱母亲,只是把母亲当作传种接代的工具而已,而母亲却把父亲当作自己挚爱的人、可以托付终身的人。兰珠觉的母亲很可怜,也明白了祖母和父亲为什么不喜欢自己,看自己的眼神就象看到瘟疫一样,躲避着自己。她开始痛恨这个家,因为这个家害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,她一直恐惧现在的母亲。

一天晚上,她经过客厅,无意中听到祖母和父亲在说话,她就悄悄的躲在一边。祖母说:“兰珠长的真象玉儿。”父亲说:“是吗?”停了一下,又说:“我已经忘了玉儿的样子了。”祖母说:“我记得你说过,玉儿临死时对你说以后和你一夫一妻好了,你也忘了吗?”父亲说:“那不过是无稽之谈,谁能料知以后呢?”祖母说:“也许让你纳玉儿为妾是错的,玉儿对你一片心思,可惜你对她没什么感情。”父亲说:“她毕竟身份低微,买来时才六岁,我都十二岁了,看她只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孩子。再说,她对买卖起不到什么作用。”过了一会,祖母叹了口气,说:“想不到玉儿的性子这么烈,竟然死了,我心里也不好受,后悔让你收了她,当初绸缎铺的刘真向我求娶玉儿,我都拒绝了,早知如此,不如把她嫁出去,还结交一个大户。”父亲发出惊讶的声音:“刘家大少?”客厅半晌无语,兰珠悄悄的退了。回到屋里,兰珠躺下,泪水溢了出来,她伤心父亲竟然忘了母亲,难道自己的存在不是对他的提醒吗?

兰珠从13岁到15岁,生活在对母亲的各种情感的揣测中,她照着镜子画下了自己的容颜,渐渐的,一个清晰的母亲的形像浮现在眼前:胡家的掌事大丫环,嫁给了少爷,渴望的幸福不曾到来,悲惨的死去。兰珠和画中人对话,分析她的情感,也诉说自己的苦恼,把她当成自己的依托。没有谁知道兰珠心里的变化,她依然是个乖巧的女孩,越发的漂亮了,胡太太已经打算为孙女物色丈夫了,她有时带着孙女出席宴会,兰珠的美貌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。
一天,阿福惊慌失措的来告诉兰珠,绸缎铺的刘老板带着厚礼来提亲,要娶兰珠为姨娘,要给胡记作坊注入一笔资金,太太笑眯眯的答应了。兰珠的记忆豁然明朗,问阿福:“是叫刘真吗?”阿福说:“是,续茶时我看见一个红礼包,上面写着‘刘真敬上’。听说刘真比二爷大几岁,这不行啊。”兰珠说: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告诉我。” 兰珠不动声色。她的闺房中开始多了奢侈品,但是兰珠都不曾动它们。兰珠认为任何情感都是不可靠的,刘真只不过把自己当成玩物而已,弥补没有得到母亲的那份缺失,她在计划着离开这个家。

在一个晚上,兰珠怀里揣着钱,在阿福的帮助下离开了胡家。她去了天津附近的一个县城,进入了一个豪华的舞厅,请求见老板,舞厅的老板四十岁,稳重深沉,他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面前这个具有大家闺秀气质的漂亮女孩,心里充满了好奇。女孩说自己叫默可,想来当舞女,认真的列出了条件,表现出和年龄不相称的成熟。对于老板来说,如此漂亮,绝对能吸引观众眼球的女孩,他不会错过的,他对这个迷一般的女孩充满了兴趣,他答应了默可的条件,和她签了一个约定,这个约定非常有利于默可。

老板吩咐舞娘调教默可,舞娘惊讶的发现默可的腰肢非常柔软,领悟力很强,而且能吃苦,对她非常满意,她对老板说:“你收了个金篓子,她绝对能一炮打响。”两个月后,默可上台,艺名叫一丈红,她穿着大红的裙子,面容姣好,在舞台上旋转,很美,很投入,激情四射,舞姿中有一种摄人心魄的东西。老板自始至终观看了她的舞蹈,嘴角不时露出一抹笑意。

很快,许多人来看一丈红的舞蹈,她开始声名远扬。一个28岁的北平商人金辰喜欢上了默可,他的直觉告诉他,默可是个大家闺秀。金辰请默可喝茶,和她聊天,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情感,他许诺,自己只娶默可为妻,绝不纳妾。默可美丽的容颜里有高冷、有对心灵的重重包裹,她低调的和金辰交往,没有一丝的浮躁,也不艳羡荣华,礼貌中有淡淡的疏离,她静静的听金辰说话,知道了金辰的情况。金辰的父亲去世的早,母亲去年离世,家中有个二娘,心地善良,算命先生说金辰不宜早婚,所以就一直单身。默可觉察到金辰对她的欣赏和情意,她认为金辰是一个暖心的男人,心中有大爱。但是默可依然不动声色,因为她觉察到远处有一道目光在盯着自己。默可的老板欣赏默可,一直在派人悄悄盯着默可,他在想:把默可变成自己的姨太太,很是不错,他也很想了解默可的身世,可是默可从不谈起。

有一天,胡江去了这个县城,被人邀请,看了一丈红的舞蹈,胡江吃惊的盯着一丈红,他认出了自己的女儿,他的心中充满了惊诧。胡江找到兰珠,要求她回家,兰珠拒绝了,兰珠说:“从小到大,你抱过我吗,我身上常年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,你知道吗?”胡江无语。胡江十天半个月就来看兰珠,他一直想让兰珠回去,他发现兰珠非常执拗。兰珠新编了一个舞蹈,叫“眷恋”,胡江看懂了这个舞蹈,知道了自杀的小妾对自己的情意,他很震惊,他在纳闷,兰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?

兰珠和父亲喝茶的时候,再次拒绝了父亲让自己回家的请求。她对父亲说:“祖母还想让我嫁给刘真作妾吧?”胡江说:“你不愿做小,父亲为你另选一家,作正室。”兰珠问:“父亲,你看懂那个舞蹈了吗?”父亲艰难的点头。兰珠又说:“你还记的对母亲的承诺吗?”胡江疑惑的看着女儿。兰珠说:“母亲希望来世和你一夫一妻,你答应了,难道又忘了?”胡江看着兰珠,兰珠认真的说:“父亲,如果你记起母亲的请求,想起自己的承诺,我们来世还是一家,我还做你的孩子。”胡江点了点头,他看见女儿流下了眼泪,只觉的莫名的心慌。

当天晚上,胡江回去了,兰珠在半夜时分离开了住处,和金辰走了。若干年后,胡江来到那个县城,心中还是怀着幻想,希望见到女儿,他又失望了。同一时间,北平的一个大院里,一个美丽的妇人抱着四岁的儿子,正在逗弄。一个漂亮的女孩拿着一件大红的裙子跑来,问:“母亲,这是谁的裙子?”母亲嗔怪道:“念玉,你不哄怀玉,又翻妈妈的衣柜。”女孩说:“你不告诉我,我去问父亲。”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:“念玉,是要问父亲算学和女学的问题吗?”女孩努努嘴,把裙子藏在了身后。父亲出现在她的面前,温和的说:“把衣服给父亲,学习去吧。”

女孩走后,男人说:“兰珠,看到这个裙子,我就想起当年的你,太让我惊艳了,看到你的第一眼,我就爱上了你。对了,我这次去天津,听说你祖母去世了,你父亲老的也厉害,你不打算见他吗?”兰珠摇摇头,说:“我们来世约为一家,今生就不见了吧,谢谢你,告诉我这些,还帮助我父亲。”男人说:“应该的,不要谢了,只是我想知道,来世你给我留一个什么样的位置。”兰珠笑了,眼里和嘴角满满的都是笑意:“一定是个好位置呀,是亲人呀!”
在金家的佛堂里,兰珠在佛祖像前,虔诚跪拜。十多年了,她一直在发愿,希望来世做母亲的孩子,希望父亲和母亲在一起,她喃喃自语,说:“母亲,如果来生在一起,我们就以你生前的伤痕为印记吧。我们一家一定要在一起呀!”

金辰的二娘知道兰珠的身世,她对兰珠非常好,在佣人看来,两人就象母女一样,不象婆媳。二娘知道兰珠的心愿,心中在想:来世,我也想和金辰、兰珠他们在一起,希望上天能成全我。

缘分聚成一家

在世间人的愿望真的很重要啊,人与人之间的瓜葛没有无缘无故的。人的业力、愿力、种种因素交织在一起,成就着人的轮回,

这一世,由玉儿转生而来的同修的女儿精明能干,她的丈夫却失去了往昔的风采。这里,我们用玉儿和小江来称呼他们。玉儿结婚后,不想要儿子,就偷偷的吃避孕药,婆婆知道了,不让她吃,说:“有孩子,我帮你看孩子。”知道怀孕了,玉儿偷着去打胎,结果医院不给打。生下孩子后,婆婆也不帮忙,玉儿就更不喜欢儿子,而他们的儿子就是胡江曾经的正室李若秋。

小江喜欢儿子,玉儿不喜欢这个儿子,不顺心时就打孩子撒气。在儿子十岁时,玉儿对丈夫不满意,有离婚的念头。这时,她发现自己又怀孕了,就打消了离婚的想法,她说:“是孩子挽救了婚姻。”2015年,第二个儿子出生了,孩子非常可爱。他就是曾经的兰珠。玉儿有一个感觉,觉得这个小儿子就是曾经的女儿,她对这个孩子真是喜欢呀,丈夫一再说她偏心。

半岁多的小孩喜欢用手掐哥哥的脸,哥哥一喊,反倒把弟弟吓哭了,所以弟弟再掐哥哥脸时,哥哥忍着痛不喊,怕吓着弟弟。这真是一报还一报啊,上一世胡江的大夫人掐兰珠时,不许兰珠出声,这一世,弟弟掐哥哥,正好还回来了。而兰珠的丈夫金辰这一世做了他的小姨,这个小姨呀,对自己的姐姐非常好,俩人心无隔阂。小姨在2017年生了一个女儿,这个女儿就是曾经的佣人阿福,而小姨的父亲,就是前世的二娘。

在轮回中有缘的人聚聚散散、兜兜转转,这一世又聚在一起,真是非常奇妙啊,而人的愿力真是不可小觑啊。玉儿希望与胡江来世成为夫妻,在这一世得遂心愿,即使在这一世她又生出想离婚的想法,也是因为人容易为业障所惑呀;兰珠希望与父母再次成为一家,她虔诚的心愿终于得以实现;兰珠的丈夫金辰因为妻子提及佣人阿福,对阿福颇有感谢之意,这一世两人成为母女;金辰同样也感谢兰珠的养母李若秋,感谢她使兰珠与舞蹈结缘,使自己认识了兰珠,成就一段良缘,这一世两人成为小姨和大外甥的关系,小姨对两个外甥都非常好。

至此,我再次感叹缘分的交织,也真心的希望人们在缘分中能广结善缘,善解恶缘。

宇明固定域名 http://yuming.qxbbs.org

[读者投稿与反馈(欢迎留言!)] [返回顶部↑]

相关文章:
 

轮回故事:前世伤害成胎记,今生缘聚为一家

轮回中的胎记:前世所受伤害 今生索债标识

北宋黄庭坚和苏东坡的轮回故事

4岁儿记得前世 央视主持人发微博证实

前世今生:北宋张方平游寺院,想起前世为僧

典故:书到今生读已迟

前世今生:南宋名臣王十朋知晓前世为僧

一个印度女孩的轮回故事

转世后记得杀手的包括这位总统

海南电台推〝转世奇人〞节目 前世〝家属〞皆相识

[ 关 闭 本 页 ]


请使用IE5.0 以上 最佳分辨率1024*768
Copyright(C)2003-2008 YuMing site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权所有: 宇明小站 Copyright (C)2003-2008 ,保留全部权利 ,欢迎转载!
特别声明:本站新闻只代表文章作者的观点和陈述